最終不過一個 愛 。

墨色 第一章

 @珞小玥  這是個雜草叢生亂七八糟BG便BL四處變變變的故事?

eggroom:

滿室墨香。

一地逶迤的墨漬以一種莫名莊嚴的姿態彎繞成一方壯觀的圖騰,細看似乎還隱隱發亮……一雙纖細透著瑩白的手輕持一支正輕盈舞動的墨筆在地面滑行,帶著一種節奏、一種和和空氣相容的韻律。

驀地停住了筆,持著墨筆的長髮女子輕嘆了一口氣,側頭望向窗外,"師傅甚麼時候會回來呢?”

這幾日她心頭一直縈繞著一股不祥之感,她明白,即便僅是入門,對於身為卜算者的她來說,這股不祥之感決不容輕忽。然而,這幾日頻繁的卜算,不但沒有消減她的疑惑與不安,反而讓她隱隱察覺到一件即將發生的事。

一件足以改變這個世界的大事。

 

 

漸黯去的夕陽不忘殘忍的撒下黏稠的紅光,連向來綠蒼蒼的大地也染上了血腥的氣息,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嘔吐的壓迫感。

“啊……”驚駭的聲音迴盪,長者灰白的鬍鬚早已被染上了深紅,他摀著胸口,痛苦的嗚咽

“怎麼?隱居的這些年讓你成了一個想安享天年的廢物嗎?”男子雕刻般精緻的臉龐掛著微笑,身邊卻捲起狂暴的氣流,不帶一絲慈悲,深黑的眼眸盡是冷意。

他要眼前的人墮入永遠不見底的深淵,要他絕望且痛苦

他要他不得好死!

“洗…兒…..”瘦骨嶙峋的手掙扎的抬起,長者似乎完全忽視眼前俊美的男子尖銳的殺氣,望向他的眼神中似乎帶了一些不知名的情緒

男子陰森的笑了起來,那個人乞憐的表情讓他嗤之以鼻,這就是當年令人聞風喪膽的霸者?他洗清秋的父親?

“放心,我馬上會送你視如”親生兒女”的徒兒們去陪你做伴的”誰讓他身上流著這人的血,嗜血的惡魔永遠不會有改邪歸正的一天

在看到那人聽聞後忽地流露出的悲痛和恐懼,他不由自主地感到興奮地戰慄,體內升起一股暴虐的情緒,久久不得止息。然而,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他名義上的”父親”一眼,便轉身離去。

“好了沒啊?和那老頭子說這麼多廢話幹嘛??”一旁一名灰髮的桀驁男子無聊的把玩著滿是鮮血的長刀。洗清秋斜瞥了他一眼,眼神中有著邪魅而恣意的張揚,灰髮男子嘖了一聲,就起身跟了上去。

殘陽如血。

 

 

清晨的市集如往常一般喧鬧。各色攤販交雜在被人群充塞的道路上,吆喝聲連綿不絕。一名相貌清秀的清瘦男子行色匆匆地行走在人群中並不起眼,細看卻有著一種寧靜悠然的氣韻。

走了好一陣,終於脫離了擁擠的市集,清瘦男子緩步走到一家旅店前,推開門就走了進去。旅店櫃台前人並不多,店小二見到男子走進來便立刻招呼他起來。

“老闆,一人住店。”

“客倌這邊請、這邊請……”

此時太陽當空,旅店房間內卻顯得有些陰暗。清瘦男子隨意張望了一下房間的各色陳設,走到窗邊,一把拉開了窗戶。

“咿呀…”

從這裡還能看到人逐漸少了起來的市集。清瘦男子定定地看了幾秒,又把窗戶”喀啦”地關上了。他在房間內左右踱步了一陣,面上略有焦急,最後卻也只能長嘆了一口氣便坐到了床上去。

卸下寬大的外袍,這男子卻有著嬌盈纖瘦的身軀,優美的眉頭微蹙,竟是一位女子。

她拿起胸前盈白的翠玉,上頭雋刻的字鮮紅如血,從他有意識以來就片刻不離身,他曾經禁不住好奇的詢問師傅,那向來充滿著慈愛與智慧的眼神中,卻一閃而逝了陰沉,快的讓她措手不及,有些驚懼的看著她敬愛的師傅,然而他只是有些僵硬地摸摸她的頭,隨即轉身留下她獨自一人…….

“怎麼突然想起這個?”蘇真疲憊地揉了揉腦袋,想要將這個不太舒服地回憶趕走,是師傅讓她脫離苦難,對她如親生女兒般,而且還有個親如長兄的大師兄,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人,想到這,那個人俊逸的身影彷若就在前,看她的眼神裡是滿滿的寵溺。

“不知道…….大師兄現在人在哪呢?”她有些悶悶地暗自呢喃,語氣中不自覺帶上眷戀。

馬不停蹄的趕路讓本身體力就不如他人的她勞累不堪,正準備闔眼小憩時,外來卻傳來吵雜的聲音。

“搞甚麼啊!你們這邊死氣沉沉的甚麼東西也沒有,真是夠了!!還不趕快去準備午餐?”一個嬌俏的年輕女子氣勢如虹,完全把眼前唯唯諾諾的店小二當成是發洩情緒的對象,呼來喚去的有如自家奴婢。

“真不知道為甚麼景大哥堅持要在這裡……”

是個女羅剎啊…….瞧這野蠻驕縱的個性,八成是哪個王府偷跑出來的千金或是貪玩的郡主吧?

“唉……..”總有種這日子不太可能如預期般安寧的預感。

女子聽著外頭穿門而過的聲音,有些鬱卒地翻了個身,看來在留宿這間客棧前應該先卜算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伴著門外刺耳的喧鬧聲,疲倦的身心還是讓她沉入了黑甜的睡眠之中。

“蘇…真……”

女子不耐的翻了個身。

“蘇…真……”

“蘇…真……”

“蘇真!”

女子突然驚醒,從床上坐了起來。”是誰在叫我的名字呢?”女子低喃,剛抬起頭張望,卻頓時愣住了。

周圍是一片沉重的漆黑。

這種黑暗,她太熟悉了,這種黏稠泥濘的黑暗,動彈不得的壓抑感。

這是預兆。

她動作遲緩的從床上起身,關節在摩擦之中”喀喀”作響,她的雙腳落在理應是地板的地方,卻感覺不到任何實體的觸感。

“這裡是地板。”她說服自己,然後站了起來。

一秒鐘過去了,兩秒鐘過去了……她穩穩的站住了,周圍的黑暗一如初始。

她鬆了口氣,選定了一個方向,邁出了腳步。

然後周圍的黑暗便像墨水一般開始流動,而她的身體如同陷入淤泥般失控下墜。

她掉落到一個明亮的草地上,一隻髒兮兮的兔子向她奔來,卻突然被一隻竄出的獅子一口吞下,獅子將兔子吞吃入腹後,對她張開了血盆大口,她卻只能呆呆地坐在那,聽著遠方突兀出現的貓頭鷹啼。

然後一隻純黑色的蝴蝶從獅子的嘴巴飛了出來,她嚇了一跳,往後一倒……

便真正的從夢境中醒來了。


评论
热度 ( 3 )
  1. SHorizoneggroom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這是個雜草叢生亂七八糟BG便BL四處變變變的故事?

© SHorizo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