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終不過一個 愛 。

《是谁杀死了原创者?》——致抄袭者与冷漠者

脸盆鸟:

《是谁杀死了原创者?》——by脸盆鸟

谁杀了原创者?

是我,抄袭者说,

用我的复制和粘贴,

我杀了原创者。

谁看见他死去?

是我,冷漠者说,

用我的冷漠,

我看着他死去。

谁取走他的血?

是我,商人说,

用我的金币,

我取走他的血。

谁为他做寿衣?

是我,法律说,

用我的法规和条文,

我会来做寿衣。

谁来为他掘墓?

是我,评判者说,

用我的嘴巴和键盘,

我将会来掘墓。

谁会来做牧师?

是我们,导演和“编剧”说,

用我们的镜头和“剧本”,

我们会来做牧师。

谁来为他记史?

是...

Kyrja:

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,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❤

写字时如何营造画面感

佳文選讀…高中哪我的作文還算勉強過得去

就沒這畫面感就是了

阿木风?阿沐风:

年华不为少年留:



文手研习营:





觉得很棒就转过来啦 大家随意看w



青果文志:





原理颇复杂,我也不懂,故只写个人琢磨出的实施手段,属于江湖路数野狐禅,勿当论文对待。

1
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——《天净沙》马致远

如上,明白如画。看手段:没有叙述,...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這學期要交三個文書報告………要重拾寫作了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在接下来的半...

[考据]官方对空松和一松关系的态度猜想(及小部分一松性格、空松定位的分析)

<3

pear:

现在是2015年12月31日上午11点39分,我进行了修改,在这个时间之前看的人有兴趣可以再看一遍。


首先看两则访谈(渣翻注意)。

第一则出自声優アニメディア一月号附带的おそま通信(出張版),这期轮到福山润出场。


大致上是讲了些一松的性格,诸如实际上很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等等。还有他与其他兄弟的关系——虽然用词是“其他兄弟”,但实际上只提到了十四松和空松。

十四松方面,因为他表达时,通过肢体碰撞呀、感情之类多过语言,所以对于缺乏普通人社交性的一松来说,是不用语言就能交流而可以好好相处的存在。

记者:另一方面,与空松的碰撞每次都非常强...

[考据]官方对空松和一松关系的态度猜想(及小部分一松性格、空松定位的分析)

<3

pear:

现在是2015年12月31日上午11点39分,我进行了修改,在这个时间之前看的人有兴趣可以再看一遍。


首先看两则访谈(渣翻注意)。

第一则出自声優アニメディア一月号附带的おそま通信(出張版),这期轮到福山润出场。


大致上是讲了些一松的性格,诸如实际上很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等等。还有他与其他兄弟的关系——虽然用词是“其他兄弟”,但实际上只提到了十四松和空松。

十四松方面,因为他表达时,通过肢体碰撞呀、感情之类多过语言,所以对于缺乏普通人社交性的一松来说,是不用语言就能交流而可以好好相处的存在。

记者:另一方面,与空松的碰撞每次都非常强...

个人对于LOFTER改版的看法

太好了,讓我想起之前設計Android app的天殺時期..........

羽翼君:

作为一枚安卓程序员,在下知道的,各种以前的UI坑,以前的代码坑,改起来累屎人,累屎不是人。。。。

各种历史版本的文章推荐也推荐了,看也看了,大家也都知道应该怎么回滚版本了-V-


ps:啥时候可以在手机LOFTER推荐音乐,要不这么来,推荐音乐必须安装网易云音乐的app,绑定出售。。。。


ps2:如果lofter支持markdown....感觉我可以从简书/git迁移写文章了-V-


新版本还没怎么用习惯,说真的,因为差别太大了。


这里谈谈我的看法吧:...

墨色 第二章

 @eggroom  不.....這是男二,和  @珞小玥  接寫的,這需要一點腦洞把兩者合起來,然後我甚麼都忘記了,感恩...

---------------


「為什麼?」    

 紅光使黑夜成了被血染紅的白晝,火舌張牙舞爪地吞噬著眼前的一切,手中的劍無力垂下,被映照的瞳中是絕望的憤怒。     那些淒烈的尖叫聲讓人如處惡獄般膽戰心驚。     腳步聲自不遠處傳來...

墨色 第一章

 @珞小玥  這是個雜草叢生亂七八糟BG便BL四處變變變的故事?

eggroom:

滿室墨香。

一地逶迤的墨漬以一種莫名莊嚴的姿態彎繞成一方壯觀的圖騰,細看似乎還隱隱發亮……一雙纖細透著瑩白的手輕持一支正輕盈舞動的墨筆在地面滑行,帶著一種節奏、一種和和空氣相容的韻律。

驀地停住了筆,持著墨筆的長髮女子輕嘆了一口氣,側頭望向窗外,"師傅甚麼時候會回來呢?”

這幾日她心頭一直縈繞著一股不祥之感,她明白,即便僅是入門,對於身為卜算者的她來說,這股不祥之感決不容輕忽。然而,這幾日頻繁的卜算,不但沒有消減她的疑惑與不安,反而讓她隱隱察覺到一件...

《普鲁士--歪曲的观念》引言 读书摘要

我們歷史倒是沒有對普魯士有特定的負面形象,老實說............


納粹和普魯士本身沒有畫上等號啊

Monika GER48:

我们一直被教育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尼采都是著名的德国哲学家,军训和正步走来自传统德国军队……如果仔细查证,这些无论如何都属于普鲁士。中学时我只在《最后一课》学到普鲁士罪恶的形象,并在历史课上了解封建剥削的容克贵族……坏的都是普鲁士的,好的都是德国的……

近代,“普鲁士”似乎就是类似维多利亚时代“同性恋”一般的禁忌语。

福柯在《规训与惩罚》中认为,近代权力者们虽取消了酷刑,却加强了精神的惩罚。

1947年,战胜国宣判普鲁士取消建制,其惩罚的...

1 / 2

© SHorizon | Powered by LOFTER